1. <option id="wwmmp"><source id="wwmmp"></source></option>

        <track id="wwmmp"></track>

      1. <nobr id="wwmmp"></nobr>

        <track id="wwmmp"></track>

        安卓下載

        掃一掃漫寫短文網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IOS下載

        掃一掃漫寫短文網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手機訪問 MAP TAG RSS
        歡迎訪問漫寫短文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我寫作

        時間:2020-02-13 11:17:12 ?? 閱讀: 次 ?? 來源:網友推薦

        日子很快就到了一九八一年,那一年,我的一個同事在報上發了一篇小說,是寫案件偵破小說的,這便刺激了我的大腦神經,叫我妒火中燒,于是我也開始寫作了,處女作系中篇叫《保險柜被竊之謎》,是寫案件推理的小說。小說送到報社,第三天編輯組長楊秀松審批回復說:基本可發,要修改可有可無的一個人物常大虎。還說他們報刊最歡迎的還是短篇。于是我就寫了10來個“豆腐塊”登載在地方報的副刊上。

        短篇,那時在我認為不算是文學,是成不了作家的,而我還是善于寫三至四萬字的中篇,于是在那一年后的10年里,我10年如一日熬夜到凌晨三點,寫了38部中篇小說,我往好多雜志社寄出,不是說我寫長了,就是說他們的雜志篇幅有限,發不了。

        為了文學,為了小說的發表,我這個從不求人的刑警竟然厚顏無恥,不惜花去我月薪一半[月薪50多元],背一袋花生送給某編輯;某編輯又介紹我與另一個編輯合作,改寫我的小說,說如果發表成功,他的名字要排在我的前頭。那人改寫了幾章以后,他又要我給他買一輛鳳凰牌自行車。那時我的工資除去生活開銷,要存款一年才買得了這鳳凰自行車。沒辦法,只好不合作了。文學叫我自卑,叫我沒有信心。

        由于老是受銼不能發表我的中篇小說,一次我生氣把三十余部中篇小說付之一炬。我少年時的作家夢也隨之被燒了,就像我在后來的打油詩里寫的一樣:

        我總想做一個文人,用十年的青春為之拼搏。拼搏幾乎弄丟了婚姻,才知愛情耐不住寂寞。做文人就得文學創作,雖說談不上嘔心瀝血,我卻把她當成渴了就要喝。大好的青春眼看就玩完了,這才知自己即便死了也是非文人一個?!?/p>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二000年后網絡文學的出現叫人看到了希望,網絡為找不到出路的寫作人們建成了一個大大的平臺??晌夷菚阂咽莻€半個世紀的人了。也就在那會兒,有幾個老肝炎的同事忽地患上了肝癌,一個死了,另兩個在吃藥,手術加化療,作垂死掙扎,不過離死也不遠了。于是我們就感嘆生命太脆弱了,生命無常。好些日子,我們都沉浸于人會死的氛圍中。人,老想到會死,就活得不快樂,盡管有人說他不怕死,我也說了不怕死。人遲早要死那是一定的。

        人遲早要死那是一定的。我人都老了,不定那天早晨就醒不過來了,于是我就想在死之前寫一下我的塵封往事,不過人到了這個份上,寫作的目的,不全是想圓我少年時的作家夢,主要是個個人情感的渲瀉。當然,我也明白就算寫出了一本書來,這書,這往事,連同我這人,也終不過是過眼云煙。

        我又想即便是過眼云煙,總比一點云煙也沒有強。書還是要寫的。有好友叫我寫自卷還是傳奇什么的[因我的經歷多少有一點傳奇的意思],我想我一介凡夫俗人寫自傳沒有人看也沒有什么意思,我還不如就有選擇地寫一下我認為可以與他人交流的我的一些小故事。于是,我就寫了我的一個小故事《愛情不在我人窮時》:

        4,愛情不在我人窮時

        我十三歲那年,離開山鄉小村到十多里外的鎮小學住校讀五年級。能考上鎮小學這在我那個小山村是鳳毛麟角的事兒,我父母和鄉親都看重這鎮小學,我也很珍惜這個讀書的機遇,因此我半月才回家一次拿米,端腌咸菜。

        眨眼間就過了十月,一個周六下午我又回家拿米,到村口,太陽已西沉大山那邊去了。但見村頭大楓樹下佇立一個十來歲扎羊角辮,穿小紅褂的妹子。一張清瘦的臉,小鼻子上戴著一副用高粱桿做的鏡架子,圓睜著一雙黑葡萄似的大幽眼打量我。瞧她一個頑皮樣兒,我笑了。

        她意識到了戴個高梁桿鏡架有些滑稽,一臉紅暈,取下鏡架丟在地上。

        是誰家的妹子呢?我想。就在這當兒,她緊跑幾步沖過來擋在我面前,忸怩說:“我是望晴,不認識了?”

        我說:“奇怪,望晴是村長還是校長?”

        望晴說:“親娘沒說嗎?”

        “誰是你親娘?”我那個山里管干媽叫親娘。

        “你媽!”望晴說。

        有些來頭。那時日我惟有一弟泛青,卻無姐妹,老實說,我一見望晴就有點喜歡上她了,我牽起她的手就走。她笑了,笑得很燦爛,走路一蹦一跳的,一對羊角辮子一甩一甩的。

        “干嗎一人來這兒,大楓樹下喝西北風?”我說。

        望晴說:“等你,好多小朋友說你,哥哥挺傲的,上那好的學校?!?/p>

        到家才知道,望晴爸爸是十里外靠山村的泥匠,而我爸是石匠,同是手藝人,秉性相投又同歲,他倆結拜了兄弟,所以我就有了一個來走親戚的小妹。

        小妹有了她喜歡的我這個哥哥,她總能在我半月一次回家拿米和寒暑假的日子里來我家玩,住上一天或兩天,我們一起在草叢捉蟈蟈,上樹掏鳥蛋,河里摸魚蝦;秋日里還掰玉米或者偷地瓜找刺激,瘋一回笑一通后,又免不了害我挨父母一頓狠罵。

        就這樣過了童年少年。

        日子在瘋長,我們也在瘋長;再后來,我又去鎮中學讀書,見面的日子少了,人遠了心卻近了。

        漸漸地我是大小伙子了,望晴也過十六花季,早知道男女間的事兒了,婷婷玉立的她再見我時,總多了幾分羞赧。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我差半年就畢業,老爸卻患甲型肝炎無錢治療拖了幾個月,留下兩間歪斜的土磚房和一身債務離開人世走了,那時又正遇“文革”武斗,無奈何我輟學回家。

        過一年我怕房子坍塌只好拆了再砌土磚房。打屋基的那一日,望晴來了,送10元錢禮。那一夜她對親娘也就是我的媽媽說,她只愛我,不喜歡她爸的侄兒胖墩?!八酪膊患匏?,”她最后堅定地說。

        原來望晴只是她爸媽從很遠地方抱來的養女,三年前她養母給她生了一個弟弟后,她掉份了,一切由不得她,她只能做她爸侄兒胖墩的媳婦。

        看著凄凄艾艾淚人兒的她,我說:“那就咱倆好吧,三年后我娶你,若不行,咱們逃出這大山遠遠的?!蔽疫@只是說一些安慰她的話而已,瞧我這個窮酸樣兒,還死了父親這個當家人,如今孤兒寡母,窮得只差揭不開鍋,誰家愿意把女兒許配給我呢。

        “行!”她笑了。

        這年的冬天,部隊來征兵,我要當兵。望晴聽說后,來了,說:“那我咋辦?”她還真的要做我的媳婦兒。根本就沒考慮到我們各自的處境,我倆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但我安慰她,說:“不就當三年兵?回來娶你不晚?!蔽蚁?,我走了,環境會改變你的。

        望晴不無擔憂說:“三年?他們若逼我出嫁呢?”

        我說:“過三年你也不足二十歲呢,逼什么嫁,不顧婚姻法了?總之我得走當兵這條路,闖一闖,見了一些世面,有點社會經驗,三年后帶你逃,膽子也壯些?!?/p>

        望晴說:“也是?!彼斑M我的懷抱親了親我,這才依依不舍地往回走,三步一回頭。

        ……

        幾經折騰我終于參軍,從大山到了北京,艱苦,單調的軍旅生活,加上還有些孤獨,我就寫給了她第一封信。她回信了,情話纏綿,可也猶醉我心;再后來,我寫給她的信,卻石沉大海。我想環境造人呢,一切都在變,由她去吧。從此,我真的死心了。

        至第二年,我終于收到她的一封信,雖是情未了,看得出一紙的辛酸淚與相思苦。

        再后來,母親專來信告訴我:聽人講,望晴被她養父的侄兒胖墩給強X了,她家里還逼婚;某日夜,月黑風高,她跑了。

        于是我寫信托人打探,朋友來信說,傳言她找到了親生父母,也有人說她嫁了人,還說有人在廣州親眼見她挽一個禿頂的富態中年男人在街上走。那穿戴,哎,膩死人了。

        “哎……”我嘆了一口氣,我的初戀完了。然而,又仔細一想,這是我的初戀嗎?說是,也不是;說不是,我的心又對望晴放不下。

        后來我退伍在城里工作;后來娶妻生子;再后來,一晃又幾年,我心中對望晴還是放不下,又幾經托友人打聽……

        終于,朋友來電話說:“隨緣,這回是真的,望晴在前兩三年得了花柳病,在廣州待不下去了,就回來了,病治好了后,嫁到了版圖上找不到的大自然溝,還蓋了小洋樓,日子好火,也算有個好歸宿吧?!?/p>

        末了,朋友又說:“你是想見她吧?見她干嗎呢,說當初?人總是無奈何于生活的?!?/p>

        我說:“是啊,她的日子既然已經好好的,我又何必去干擾她的平靜呢?”

        一切作罷!

        漫寫短文網微信號:duanwenxuewang,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詩歌投稿(漫寫短文網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條評論網友點評 登錄后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最新評論
        猜你喜歡精彩閱讀
        深度閱讀
        情感美文??情感日記??情感故事??美文欣賞??愛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82578687@qq.com
        在線投稿
        在線分享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