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ion id="wwmmp"><source id="wwmmp"></source></option>

        <track id="wwmmp"></track>

      1. <nobr id="wwmmp"></nobr>

        <track id="wwmmp"></track>

        安卓下載

        掃一掃漫寫短文網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IOS下載

        掃一掃漫寫短文網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手機訪問 MAP TAG RSS
        歡迎訪問漫寫短文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園藝師老唐

        時間:2020-02-12 14:33:40 ?? 閱讀: 次 ?? 來源:漫寫短文網

        老唐并不是我的同學,他只是我的校友,但每次離開的時候,他都說:“老同學,我回去啦?!?/p>

        既然這樣,那就算老同學吧。

        可以說,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在農校學習,學的是園藝專業,當初我們以為園藝專業應該是學習種植花花草草之類的東西,可是一直到學習結束,連個花字都沒提一次,我們曾經問果栽老師,為什么園藝不是學花卉,果栽老師說把果樹種好就是園藝,種不好就不是園藝,種果也要講究藝術,當時我們并不理解這句話,現在好像理解了一些。

        那時候巴崗縣在農校學習園藝的一共三個人,我和黃強是同班,老唐是職工班的,所謂職工班,就是帶工資去讀書,那是多么好的事情啊,我們都很羨慕。

        作為老鄉,我們常常聚在一起,據老唐說,他們的課程有花卉種植管理技術,我們好奇怪,不知道為什么,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專業,課程卻不同。

        畢業以后,我和黃強進的是鄉級水果站,而老唐回他的原單位縣農業局。

        老唐很喜歡吹牛,我正好相反,最不喜歡吹牛,所以我不太喜歡老唐,但因為是校友,他吹牛時我也要附和著:“是,是”之類的話。

        其實也不是我不喜歡老唐而已,黃強也很討厭老唐,每次我們碰面聊到老唐,黃強都說,最討厭老瞇吹牛,牛逼不帶拉鏈,他把牛都吹上天了。

        黃強為什么管老唐叫老瞇呢?因為老唐一只眼特別小,據說是用貓眼換上去的,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那只眼的確很小,眼珠應該只有黃豆粒那么大而已吧,站在兩米開外看,他那只眼是瞇著的,所以旁人都叫他老瞇,他肯定不喜歡人們這樣叫他,他最喜歡稱自己為園藝師,介紹自己給旁人時,在末尾總不忘加三個字:農藝師。

        應該在我任百桃鄉水果技術員半年后,那時候我們水果站直接受縣扶貧辦領導,技術服務工作大部分都是自己安排,鄉里很少過問,我們沒有星期六星期天概念,幾乎天天跑農戶果園,一個星期六早上,老唐沒打招呼就到鄉里找我,說沒事干,想和我一起下隊指導農戶,那天我正好也想去幫一戶果農修剪橙樹。當時我有一輛單車,我們就騎單車去。老唐說他媽的,學種花種果回來,天天讓我去指導群眾播種插秧,手癢死啦。

        我說那今天就給你做個夠吧,不要埋怨手起泡哦。

        老唐說,他就想要這個效果。

        我們到農戶家以后,農戶說有事不能帶我們去修剪,如果我們想剪,就自己去。

        我想,既然來了,農戶有事,我們就自己幫他剪吧,老唐很同意我的意見,看他那樣子早就摩拳擦掌,很想一展身手啦。

        依據冬剪原則,我們只需把病枝、枯枝、過密枝剪掉就行,其他的待來年看情況才處理,但剪幾株后,我發現情況不對,我說,老唐,你這樣剪,明年就沒有果啦。老唐馬上說:“呀,老師教的你都忘記完了?樹冠要饅頭型,該回縮的要回縮,不要心疼?!?/p>

        我說培養饅頭型樹冠靠平時打頂、拉枝,現在是冬季了,今年不再發枝,就算發枝,枝條也不老熟,花芽分化不了,開不了花,結不出果,我們把這些老熟的枝條剪掉,等于把母親殺了,孩子從哪里來?樹形不合理,看明年掛果、收果情況,該放的放,該回縮的回縮。這個工作靠平時一點一滴地做,不是靠我們一兩次修剪就達到目的的。

        “難怪這些樹長得亂七八糟,你修剪都不懂?!崩咸婆u我。

        我想告訴他,全鄉幾萬畝果樹,我只能指導,不可能一株一株去做,時時去做,幾乎所有的農戶思想都還跟不上,他們依舊是刀耕火種的觀念,認為什么東西種下去都不用管,自己會結果出來,我做示范的時候他們是看的,但我轉身以后他們什么也不做,甚至有的說很忙,讓我自己到果園去做一株留給他們,有時間他們就做,就像今天這戶一樣,那我該怎么辦呢?我做得來嗎?

        但我沒有說,我知道他不在一線工作,不了解情況,說也沒用,我只是跟他強調這個季節不能回縮,否則再好的樹形也結不出一個果,果樹果樹,是拿來結果,不是拿來看的。

        老唐說,那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老唐執意要這么做,我想,這樣會毀了明年的產量,也會毀了我的名譽,我不能由他任性。我找了個借口說,突然想起來,鄉長叫我今天務必到扶貧辦遞交一份報告,最后一趟車一小時后經過鄉府,我必須馬上回去。

        我不等老唐說什么,徑直走出果園,催他快點,不要誤我的事情,老唐只好一步三回頭的出來。

        這事之后,我還真的怕老唐了,但還沒到討厭他的地步。

        過幾年,我調回縣水果局,縣扶貧辦的下屬單位,住在縣委大院里,雖然在學校里學的是果樹栽培,但我還是很愛種花,我住的是一樓,陽臺上擺滿花,樓前空地上我那塊床鋪大的菜地也種有幾株花。

        老唐不知道什么原因已不在單位上班了,他在紅樓開一間服裝店,人們又開始叫他紅樓老板。整個巴崗縣城,除了縣委縣府里面有紅樓,外面只有這棟樓是紅的,因而紅樓老板就特指老唐,然而老唐還是喜歡介紹自己是園藝師。

        那兩年正值巴崗縣城擴建,花卉需求量逐年增長,老唐想一展身手,大撈一筆,他跟我說,城建局去外面要一盆花五塊錢,那么貴,他要培育花卉,一盆賣給城建局四塊就可以了。

        我說可以啊,在學校你學過,可以搞。他說我們一起搞吧,我說我沒空,整天下隊,全縣所有扶貧林果場我負責,我哪有時間來搞。

        老唐說,那我自己做。

        老唐說干就干,還真的在他家后面那塊空地育了一萬五千盆花,他是用菊花枝條來扦插培育的,我去看過兩次,第二次去時發現一株都不活,我還真的納悶呢,因為菊花可以分株繁殖,也可以扦插繁殖,為什么一萬五千株苗一株都不活呢?

        第二批一萬株,還是一株不活!

        我不知道老唐是怎么育的苗,不敢妄加評論,但我以為,只要措施得當,一半的成活率應該是沒問題的。

        真不知道這個自稱是園藝師的人是怎么搞的。

        和黃強聊天時我們又聊到這兒,黃強說老瞇做成什么呢,園藝上一點都不通,但他又愛吹自己是園藝師呢,在農業局他的口碑非常不好,沒有人看得起他的,是園藝師的話,至少你培育得花出來,賺不賺錢是另外一回事啊。

        我們都嚴重懷疑老唐的水平。

        老唐育苗失敗的第二年,他又跟我說他搞塔菊最拿手,可惜沒有時間。我說沒有時間就搞幾盆自己欣賞也行啊。他也不管我有沒有興趣,在那里瞇著一只眼滔滔不絕地向我介紹,用什么植物作砧木,然后哪一層應該用哪一種顏色的菊花做接穗,嫁接的時候用劈接好還是腹接好,或是小芽切接好,什么天氣,多少點到多少點接,接的時候應該這樣,應該那樣,總之,如果你是走路聽他吹的話,走完五公里路他都還吹不完。

        好在,我也想搞幾盆塔菊自己欣賞!

        我說:“青蒿哪里有呢?我怎么從來不見?”

        其實不是我從來不見,是我根本就不認識。

        老唐說青蒿多的是,防疫站那個小土坡上有好多。

        我說那我們去要喂,每人搞幾盆,自己欣賞。

        老唐高興地跟我一起去,我要了五銖,老唐要了六株。

        因為各忙各的,培育塔菊整個過程我們誰都沒去看過誰。

        秋天到了,我的五盆塔菊如一座座寶塔立在陽臺前,雖然只有兩種顏色,但每盆都是四、五層,紅黃相間,還是很好看的,大院里的人們嘖嘖稱贊,可是,老唐那六盆雖然青蒿長得高大,但一朵菊花都沒有,預留的青蒿枝條被他多次嫁接已經殘敗不堪。他跟我說由于太忙,不得好好管理,如果能夠如此如此做的話一定成功,我說是的是的。

        到這個時候,我已經不是懷疑老唐的水平,而是確定他沒有水平了。

        人的一生,許多事情難以意料,我竟然在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犯錯被開除公職,從此只能邊開三馬邊種一點花艱難維持生活。

        在巴崗縣,花卉商店不下十家,但都是從外面進貨,主要以室內花卉為主,偶有室外的,也只有一兩盆,而花卉種植的,只有我這個小花園。

        以我當時的觀察,我以為搞一個花圃應該可以維持生計的,可現實并非我想像的那樣。

        巴崗縣買花的人并不多,偶爾買的,他們喜歡網購或是喜歡買那些在街上賣的,他們覺得那些便宜,就算死了再買也值,不愿在我這里買,這使我不得不想如何發展才好,我把三角梅和月季定為兩個主攻方向,因為這兩個花種常年開花,剪了又開,就算沒人買也不至于死掉浪費,自己又可以欣賞,三角梅不考慮大眾化種植,要考慮用藥物處理,矮化盆栽,這樣可以提高它的觀賞價值,也可以提高其經濟價值。

        經過一段時間培育,我的三角梅有了一定的效果。

        一天,我正在除草,老唐在公路上喊我,我望上去,見他扶著自行車站在路邊,那只小眼睛是黑色的,可能是凹陷,光線照不到的原因導致吧,我問他去哪里,他說太悶了,出來玩玩。

        我哦地應一聲,然后又埋頭除草。說實在話,我做工時不想有閑人來打擾,特別是不喜歡的人,我更不歡迎。

        我沒有看,但我聽到門口外公路上響起單車支架的咔啦聲,我知道老唐準備進園了。

        一會,老唐到我身邊,看著那些上了盆的三角梅。

        “呀,冤枉你是園藝專業咯,什么東西都交回去給老師完了?!崩咸朴终f了那句話。

        我這些上盆的三角梅都是大紅品種,徒長現象很嚴重,可塑性很差,一般能控制其高度,使其枝條密集,花朵緊湊就不錯,這樣,在盛花期給人一眼望去,如一堆堆燃燒的火焰,恰是好看。我以為能夠做到這點,不只在巴崗縣,就在整個市來說,唯獨我一人。

        “誒,有什么辦法,水平有限?!蔽艺f。

        “園藝師在這里,你都不請教。來,我搞個示范給你看,拿枝剪來?!崩咸普f。

        我的三角梅正在開花,而且開得那樣好,讓你來修剪做示范,我發癲啊,我想,但我還是很耐心地說:“正在開花呢,一剪,花就沒了,我過來所有的努力不都是白費?”

        “誒,這么難看的樹冠,所謂盆景,要有層次,要起起落落,你看這些枝條,那么直,要蜿蜒曲折才行。這枝,還有這枝,要毫不猶豫地鋸掉,太直的,要拉線--------”老唐又給我上課了,先是這株,然后延伸講下去,越扯越遠,但我沒聽他說,我做我的,懶得理他,我甚至開始討厭他。

        傳授知識可以,但如果不能就事論事,不從實際出發,背書似地吹,我是不喜歡的。

        老唐見我沒去拿枝剪,也沒聽他說,停了下來,又看看,嘴里自言自語什么,我沒聽到,最后那句我倒是聽見了,他說:“看來你是不相信我,想傳授一點經驗給你你都不要,算了?!?/p>

        “我現在沒空啊,有空我再喊你過來幫忙吧?!蔽艺f,其實我心里想說,你水平不如我,你能傳授什么給我?

        老唐見我總除草,沒和他聊天,可能也覺得沒趣,轉到門口時說:“老同學,我回去啦?!?/p>

        我說:“好吧,有時間過來玩,今天我太忙啦,沒時間和你聊天?!?/p>

        “沒關系,改天你有空我們再聊”老唐邊說邊出門,回去了。

        由于沒錢,年初我只能買幾毛錢一株的月季牙簽苗來種,這對真正想種好玫瑰的人來說是不足取的,幾個月后開花了,但由于苗小,長勢弱,每株基本上就發一個枝條,而且很細,花朵很小,按要求,我也基本上把花剪掉了,到秋末,地里開了好多的花,有卡羅拉、艷粉、蜜桃雪山三個品種,我是想種植這三個品種摘取切花的,因而我不需要植株分枝,我自我感覺這些花還是不錯的,我正一邊欣賞花一邊淋水,突然老唐在公路上大聲喊叫:“嗨呀呀,老師教的你又全忘掉啦,不到下午三點半以后誰給你淋水?”

        我先是一怔,然后心里狠狠地罵:“你不是人讀死書,而是死人讀書!”

        我沒應老唐,繼續淋水。

        一會,我聽到兩個人在園子里說話,就扭頭看,原來是我那個高中同學羅小新和老唐一起進來。

        羅小新經常來我這聊天,但每次來遇到我休息,他總用腳踢我的腳,嚇了我好多次,我是晚上開三馬到凌晨才休息,第二天中午必須午休一下,被他踢醒,我自然非常生氣,加上平時他說話陰陽怪氣,所以這段時間我很少搭理他。

        我淋我的水,心里想,癲仔遇到癲仔啦,由你們癲。

        他們兩人到我身后,我還是沒和他們打招呼。

        “園藝專業的人這樣做事咯,老師應該感到悲哀了?!崩咸普f。

        “十幾年不看書啦,還有什么專業知識?!蔽掖鸬?,我想,我也不能太過分,一點不理人家也不行,畢竟都是老同學,但我沒有回頭,也沒有抬頭。

        “你看,你這些玫瑰花,一支一支上來,都不分枝,人家一株上來分五、六枝,要學人家啊。老師不是說要注意打頂,促使分枝嗎?都忘記了?”老唐說。

        我告訴老唐,我這些玫瑰不要分枝,單支越大越好,老唐好像并沒聽我解釋,繼續往下講:“你看,這些這么高,為什么不用矮壯素來控制?”

        我又解釋,一般玫瑰種植不用矮壯素,使用矮壯素容易導致花蕾無法展現,特別是切花玫瑰,沒聽說過要用矮壯素。

        老唐又繼續說,這些應該拉枝,那些應該打頂,我的天,這是哪門跟哪門?我無語。

        “呀,老哥,第一次見面,我覺得你說的非常有道理,他那個方法真的不行?!绷_小新說。

        我還能說什么呢?我還用說什么呢?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癲仔對癲仔,非常般配。

        “沒有一點水平,我敢自稱園藝師嗎?”老唐自豪地說。

        “哦,原來真正的園藝師在這里,難怪我覺得說的那么有道理?!?/p>

        老唐可能覺得終于有人聽他吹了,便針對我的園子大談特談,我實在忍不住,便說:“老唐,我看這樣,我劃出兩分地,無償給你種花,你種什么品種我也種什么,看看結果如何?”

        老唐笑了笑,說:“我哪里有時間?!?/p>

        “既然沒有時間做,說多也沒用啊?!蔽艺f。

        “我只是想教你,希望你做得好,不要做成這個樣子,不像個學園藝的人?!?/p>

        “我是不學你的了,你的知識留給你自己用吧?!蔽艺f。

        他們兩人再說什么我都不應了,一是我的確不想回答,沒有意思;二是我離他們越來越遠了。

        我幾乎淋到尾了,遠遠地,聽到老唐在園門那邊大聲地喊:“老同學,我們回去咯!”

        我抬頭看一眼,哦地一聲應道,這一聲,我想,只有我自己聽到,他們是聽不到的。

        時間過得飛快,我們還沒來得及做好很多事情,春節就翻過去了。

        我的玫瑰花漸次開放,幾個客人來要去了兩盆,我正獨自愉快地賞花,電話鈴響,我一看,是羅小新的,我接過,他說他妹妹的果園今年一點花都沒開,明天能不能和他回去看一下。我說可以啊。

        羅小新的妹妹在老家種了三畝的柑果,羅小新問過我幾次技術問題,但沒喊我去看過。

        第二天我們到果園看時,我的心都涼了,去哪里要果,手指大的枝條應該在年前被剪掉了,柑果的枝條本來就很小,剪掉手指大的枝條意味著剪掉很多小枝條了,而那些小枝條就是今年的結果母枝,完了完了。

        “什么情況?”我問羅小新。

        “你問我?我喊你來就是要問你啊?!?/p>

        我搖搖頭:“完了完了?!?/p>

        “為什么完了?”

        “這是誰幫你剪的枝條?”

        羅小新遲疑了一下,說:“你那個老同學啊?!?/p>

        “那你為什么不叫他來看?”

        “我找他兩次了,他都說門面沒人看,來不了?!?/p>

        “那你要問他為什么往年不剪有花,今年剪了沒有花啊?!?/p>

        “我也問了,他說肯定有花,如果沒有花一定是我們管理不好?!?/p>

        “你相信他咧,因為他說的有道理,我說的沒有道理?!?/p>

        “但他說的真的很有道理啊?!?/p>

        “那現在有道理了沒有?”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啊?!?/p>

        我呵呵地笑,搖搖頭:“在你們外行看,他的確講得頭頭是道,但我們內行人只聽一句就知道他錯了?!?/p>

        “為什么呢?”

        “來,我告訴你?!?/p>

        我把羅小新拉到一株樹前,扳著枝條告訴他:“你看,這幾條小枝條能抽出新枝條來開花,叫做結果母枝,是年前沒剪掉的,開花的新枝條叫結果枝,而剪掉了的枝條抽新枝不能開花,是因為去年把結果母枝剪掉了,現在抽出來的枝條叫營養枝,是不能開花結果的,明白不?”

        “那完了完了?!?/p>

        “去年收得多少果?”我問。

        “依呀,去年收得多少果?”羅小新問他妹妹。

        “八千多?!彼妹么?。

        “損失大咯?!蔽艺f

        “怎么不大,去年一萬多塊,今年還去哪里要?”羅小新的妹妹一直都憂心忡忡。

        “今年做得好可能還有一千斤左右,搞不好就幾百斤啦?!?/p>

        “那怎么做呢,你要告訴我妹妹一下?!?/p>

        “第一,還能開花比較多的樹,這幾個月內你把這些營養枝全部抹掉,出來多少抹掉多少,六、七月份以后才留,其他的樹,如果枝條很壯長得很猛,二十多公分就把他的頂掐掉,二十多公分大約這么長?!蔽乙粋€枝條作比例。

        “哥,損失這么大,怎么辦?”妹妹顯得很傷心,很無助。

        “我能不能找你的同學要賠償呢?”羅小新問。

        “這個我就不知道咯?!?/p>

        兩邊都是同學,我哪里敢出什么主意,由他們。

        回來后過兩天,羅小新來找我,問我能不能出一張證明,說果場的損失是由于修剪錯誤造成的。

        我說我出證明是沒有用的,我也不想出,你們自己商量解決不好嗎?

        羅小新說,你那個同學不認賬啊。

        “那我也沒辦法咯”

        我真的不想,也不可能卷進他們的糾紛中,這事本來就與我無關,是他們一個愿打,一個愿挨,與我何干?

        過幾天藍律師真的來找我,問題鬧得越來越大,我真的想找個地方藏起來。

        因為都是熟人,我跟蘭律師說明白,問題真的出在剪枝上,但我不會出證明,其實我出的證明也不具有法律效力。

        藍律師說他知道,他已經找水果局了,但也希望我這里出一張,我堅決地說我不可能出。

        這場官司最后因為雙方都有過錯,判園藝師老唐賠償對方損失三千元。

        不能學以致用、喜歡自吹自擂的園藝師“”老唐最終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嘗到了苦果。

        版權作品,未經《漫寫短文網》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漫寫短文網微信號:duanwenxuewang,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詩歌投稿(漫寫短文網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條評論網友點評 登錄后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最新評論
        猜你喜歡精彩閱讀
        深度閱讀
        傷感日志??傷感日記??感人故事??傷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82578687@qq.com
        在線投稿
        在線分享 返回頂部